BERTOZZI & CASONI

Bertozzi & Casoni

2018年 12月 01日 – 2019年 01月 12日
  • 展覽新聞發佈稿
  • 作品
  • 目錄
返回
  • Rossi Martino, 由Fabio Rossi和Giovanni Martino聯手在亞洲推廣歐洲藝術的合作項目,榮幸地宣布意大利陶器藝術家Giampaolo Bertozzi和Stefano Casoni的新展。兩人以Bertozzi & Casoni為名,自80年代開始在以陶器聞名的意大利小城伊莫拉開始創作。

    本次展出的作品顛覆了傳統的圖像結構和視覺視角,將眾多的參照元素和矛盾性的假設自由混合。例如,作品《火烈鳥》(2012)刻畫了一個裝飾怪異的陶盤,上面盛放著一隻火烈鳥掉落的頭顱;作品《黛安娜》(2016)中,搖滾明星的太陽鏡、香煙和藥罐從一隻女士手袋中跌落出來。

    游離於結構上的超現實主義和形式上的超級現實主義之間,Bertozzi & Casoni研究著當代社會中的垃圾,在作品的組合並置中融入了諸多文化符號。其2003年的作品《布雷洛犬舍》正是將波普藝術中的布雷洛紙盒變成了臨時搭建的狗屋,從觀念上表達著時間的一去不返。他們的雕塑作品充滿了象徵、嘲諷的意味,多選擇再現那些轉瞬即逝或是易腐蝕的東西,被公認為是對人類狀況的比喻。其作品中尖刻的諷刺通過無懈可擊的完美塑像達到平衡。

    通過將一切都歸咎到美學的層面,Bertozzi & Casoni採用了直接了當的方式來挑戰偏見,但是與此同時他們精湛的技藝 ── 一種複雜全面、沒有終點和中斷的機制──又造成了視覺上的欺騙。兩位藝術家曾做出這樣的假設,“回歸到美學層面是藝術家的目標和宗旨。但是由於種種禁忌和偏見,這在現代藝術中並不常見。我們思考這樣一個問題,美和當代世界是否有關聯?”

    兩位的作品不僅僅是對社會的評判,更可以被當作一種純粹的審美主張。他們詩一般的技法精細又陰險,像陶瓷的閃光般讓人眼花繚亂。陶瓷的即脆弱又堅硬提升了Bertozzi & Casoni作品中的雜亂無章,和對豐盛繁榮的嘲諷。兩人的作品無論是愉悅的還是粗俗的,享樂主義的還是氣勢蠻狠的,都呈現了一種習慣──破壞了每一個閒適的畫面,讓人想起萬物的終結。

    在2012年的作品《巨蜥與牛頭骨》中,在古代建築中象徵動物祭祀的牛頭被一隻原生於印度尼西亞的科莫多巨蜥包圍。科莫多作為蜥蜴的一種,象徵著死亡和重生。它追隨光和太陽,是再生和重生的雙重符號。這隻巨蜥像中世紀的食人獸,張開雙頜保護著牛頭,彷彿想為它注入新的生命,開啟一場幻變。

     

    兩人都不會把任何事情當作是理所當然的。好似在一間看得到風景的房間,一眼望到現實社會的種種顯像,他們以最壓抑的表達方法,紀錄著所有美好的和神秘的,時常回到並引用基督教中的“勿忘人終有一死”的教誨,“恐懼留白”和“虛空畫”的主題。他們以這樣的方式,鞏固並拓展了歷史的視野,向人們表明其實沒有什麼東西是新的,沒有什麼遭到了毀壞,所有的一切都是當代的。

    藝術家
    • Bertozzi & Casoni
      《火烈鳥》

      2012
      彩色陶瓷
      68 x 75 x 75 cm (26 ¾ x 29 ½ x 29 ½ in)

      查詢
    • Bertozzi & Casoni
      《布雷洛犬舍》

      2003
      彩色陶瓷
      60 x 87 x 107 cm (23 ½ x 34 ¼ x 42 in)

      查詢
    • Bertozzi & Casoni
      《牛頭骨與巨蜥》

      2012
      彩色陶瓷
      41 x 80 x 74 cm (16 x 31 ½ x 29 in)

      查詢

JOIN MAI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