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e Art Asia 2018

2018年 09月 28日 – 2018年 10月 02日
  • 展覽新聞發佈稿
  • 作品
返回
  • Rossi & Rossi將於亞洲最頂尖的藝術品博覽會──香港典亞藝博2018,呈獻一系列來自中國、印度、蒙古、尼泊爾及西藏的珍貴藝術品。當中包括雕塑,青銅器和繪畫作品。該活動於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舉行,活動時間為2018年9月28日至10月2日,本畫廊於展位B2號展出。

    以配合典亞藝博2018Rossi& Rossi將出版一本目錄,其中包括在展會期間所展出的唐卡作品。該目錄由喜馬拉雅藝術的權威學者兼策展人傑夫.瓦特(Jeff Watt撰寫,書中包括十四幅追溯至1719世紀,來自西藏和中國的唐卡。

    展覽亮點之一是一件來自西藏14世紀的精美青銅雕塑,住持素爾穹·喜饒扎巴(1310年至1370年)的「素爾穹·喜饒扎巴雕像」。住持跏趺坐在邊緣以珠子裝飾的雙蓮花底座上,穿著僧侶的拼布長袍,上面帶有被精巧地切割的複雜幾何和花卉圖案。他的右手呈教導的手印施依印,而他的左手拿著一本微型書本,這本木製的書象徵他有覺悟的智慧和知識的傳播。素爾穹·喜饒扎巴從1362年起擔任丹薩替寺的住持,直到1370年去世。在這件雕像的蓮花底座上,刻有他梵文的名字。這青銅器很可能是一排描述尊師血統的雕塑的其中一件,每位尊師都代表著一條可以追溯到印度的,在其綿綿的精神系譜中的聯繫。世上只有另外一件作品有丹薩替寺住持素爾穹·喜饒扎巴的肖像,就是一幅十五世紀上半葉的木刻版畫,由此可見,這枚青銅器是十分罕見的。

    另外,展品中還有一個來自15世紀早期的西藏,製作精美的鍍金青銅雕像「彌勒菩薩」。彌勒菩薩被描繪成以結善跏趺坐(即西式坐姿)坐在一個錯綜複雜的獅子王座上,雙腿懸掛並赤腳擱在較小的蓮花墊上。這種坐姿來自於貴霜時期對皇室的描繪,後來被佛教徒採用,用以強調釋迦牟尼佛和未來佛彌勒的精神主權。他舉起雙手並呈說法印,象徵著法輪之轉動,同時他握著兩支蓮花莖,舉至肩膀處,代表著彌勒菩薩的法器-水樽同舍利塔-從中延伸出來。工匠鑄造出光滑和巧妙的身體、優雅的比例,加之精緻的串珠飾品,本尊銅像的風格完美地展現出15世紀西藏的精湛工藝。

    Rossi & Rossi將會展出一系列來自中國和西藏的繪畫作品;其中有一幅自18世紀中國的「金剛手菩薩」。金剛手菩薩用金色繪製,菩薩雙手放鬆,呈說法印。菩薩雙手分別握有兩根花莖,花朵盛開於菩薩的雙肩。

    識別金剛手菩薩,最重要的特徵就是看菩薩是否手持金剛杵,或手邊有金剛杵。本幅圖中,菩薩雙手分別握有兩根花莖,花朵盛開於菩薩的雙肩。位於右邊的花芯上立有金剛杵。飾瓔珞著天衣,菩薩雙腿盤坐,悠然輕鬆,四周環繞着彩色的光圈和背光,裝飾華麗的托拉納向上和兩邊延展開來。托拉納被認為是六大裝飾之一,在17世紀流行的西藏藝術風格中較為常見。裝飾風格繁複精美的華蓋籠罩在其上方。畫面的最上方繪有祥雲,樂師和供奉神靈的貢品立於其上。本幅金剛手菩薩屬於一套共九幅描繪八大菩薩的組圖,其中心人物是釋迦摩尼和阿彌陀佛。本畫畫功精美,保存完好,是展現18世紀中國藏傳佛教日益普及的典範。

    本展覽的另一重點是一幅自18世紀,以黑色為背景的西藏唐卡「大威德金剛」。大威德金剛是帶動物特徵的神明,有一個水牛頭,總共九個面,三十四個手臂和十六條腿。大威德金剛,為文殊菩薩的忿怒。大威德金剛密法在藏轉佛教三大薩瑪學派中十分普遍,即薩迦派,噶舉派和格魯派。黑色的背景畫在十四世紀和十五世紀開始興起,當時只用於繪畫怒相的神祇,直至19世紀,眾多西藏的畫師開始將所有形態的神和歷史人物,無論是寂靜相或是怒相,都畫在黑色的背景上。畫中描繪大威德金剛與明妃金剛露漩,他們被藏傳佛教的格魯派傳統的護法神包圍,包括格魯派的創始人宗喀巴羅桑札巴大師,第八世達賴喇嘛強白嘉措,第二(第五)班禪喇嘛羅桑意希,和第二世達賴喇嘛根敦嘉措。可見這幅畫是為藏傳佛教格魯派的世系而作的。

    同樣來自西藏的,是一件12世紀精美的木製的「彌勒佛和過去佛的藏經版」。這個早期的藏經版上,未來佛彌勒以菩薩身出現,處於正中心,呈冥想狀。他左手拿著一棵植物,在葉子上面有靈藥一小罐,這是彌勒菩薩的獨特特性之一。彌勒佛的兩旁有七位佛和一位僧人,代表過去的佛,當中包括了釋迦牟尼佛。七位佛都有黃色或金色的膚色,而僧侶則膚色偏粉,每個人物身旁都伴有綠色的光環,和黑色捲軸,紅色邊框上飾有特色的火焰圖案。藏經版的人物的風格可追溯到與十一世紀和十二世紀的唐卡有關。其較小的尺寸亦證實此講法的真確性:由於中國進口的紙張比傳統的棕櫚葉手稿更大,所以西藏手稿的尺寸亦因而演變到普遍都比印度或尼泊爾的手稿大。這本書的封面較小,因此它的內頁很有可能是較小的印度或尼泊爾的棕櫚葉手稿。

    • Vajrapani

      Distemper on cloth
      China
      18th century
      109.8 x 72.5 cm (43 ¼ x 28 ½ in)

      ENQUIRE

JOIN MAILING LIST